校报校刊
首页 > 校报校刊 > 桂苑文学社
一缕阳光
日期:2010-05-07
  你的阳光对着我的心头微笑,葡京赌场:我从不怀疑它是春天的花朵。____题记 我潸然推开窗户,一缕阳光流进房间。我瓣着指头低声数着: 赤、橙、黄、绿、蓝、靛、紫。 七色的光华,温柔地舔舐着我昨日隐隐疼痛的伤口。我,看不见它愈合的方向。 可是啊,我知道。那一丝丝,那一缕缕,是你催促我整装待发的足音;是你顽劣地轻刮我鼻尖的天籁;更是你倾心聆听的静默的认真的侧脸。 房间里,地板上点点地幻化出斑斓的光怪陆离的光晕。一圈,一圈地舒展着,张扬着,荡漾开去。 我窥见你了,在那光圈的尽头。 我感觉到你了,阳光。 安静如你,你犹如飘逸在天边的白云,高高的,远远的。也许,你就是如此这般地鸟瞰着我,鸟瞰着曾几何时胆怯的我,鸟瞰着一如既往执着的我。 安静如你,你还是静静地看着地上的我。在笑啊,跳啊,叫啊,像一疯狂了的智障孩子。而你,安静依然,似乎,不曾为什么而动容过。 还好。当我推开窗户的瞬间,恍然。你仍旧注视着我,尽管你一直不赞一词。 足矣。 阳光的棱角。你,散发着迷人的暗香。 懂我如你,窗外的微风轻盈地拂动着书桌上的扉页。我知道,那是你,在拨动着我的琴弦。同时,我也知道,即便是高山流水,你也能辨别出来:哪里,是清而澈的溪涧;哪里,是悲且壮的瀑布。 懂我如你,字里行间的淡淡的涩涩的感伤;字里行间隐忍的歇斯底里的揪心,在你熹微的阳光中,一一剖白,毋须言语。 我,惊叹于你灵犀的双眸。 …… 我悄然试去眼角的泪花,阖上窗户,骑上我18岁的单车,朝着阳光的方向,疾驰而去。